首页 /学校介绍 /李先生寄语

    2006年汕头大学毕业典礼--打倒差不多先生


    2016/5/30 15:16:50


    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嘉宾、各位家长:

     

      今天很高兴地代表各位校董、校领导和老师,欢迎你们到临汕头大学,和毕业的同学们共度重要和难忘的一刻。

     

      我最近重读了胡适先生1924年所写的文章《差不多先生》(文章见二楼),差不多先生若真有其人,他早应是不在人世。

     

      我认为胡先生笔下对中国人夸张的描绘虽不全面但发人深省,然而这家传户晓的人物,这有一双眼睛,但看的不是很清楚;有两隻耳朵,但听的不很分明;

     

      有脑袋但缺乏洞察力和没有层次思维的先生却依然活着,而且可能有特强的繁殖力。

     

      现代科学至今还未找到人不死的灵丹妙方,何以独是差不多先生能成功存活於世?

     

      也许胡适的差不多先生已变异为病毒,通过其散播,感染越来越多人。病毒强烈的僵化力使脑筋本质聪敏的人思想停滞不前,神志昏沉,虚度其既漫无目的也无所期待的庸碌日子。

     

      也许他还有发白日梦的本事,但缺乏追求梦想的意志,发酸地堕入无底的藉口世界以哄慰自己,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还在蔓延,慢慢侵蚀我们的社会、价值观、体系、技术和经济。

     

      当我重读这篇名着,令我惊骇的不仅是差不多先生可怜的愚昧,更糟是旁人接受如此荒谬的存在方式,还企图自圆开脱,这种扭曲式的浪费智慧行为足以令人哭泣。

     

      医生常常说准确断症是痊愈的起点,差不多是一种折损人灵魂的病,令人闲散;要知道人的生命光辉需凭仗自我驰骋超越,

     

      各位同学,如若你不愿被命运扣上枷锁,你必需谨记,活着是一种参与,你要勇於思考、尊重科学、尊重原则,能感受、有追求、能关心,敢於积极,能经得起考验,骨中有节,心中有慈、心中有爱。

     

      你们都知道我生长在离汕大约45分钟车程的地方,当年为了战乱,离乡别井的时刻我并不知道命运前景将会如何,我只知道在理性误区中是不可能建造信念或希望;

     

      终我一生,我将毫不含糊和不变地活出我精神力量的华彩和我血肉热切之心。

      

      我是绝不会成为差不多先生,你们呢?谢谢大家。